• 婚后第一天

    2005-07-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ecafe-logs/1294504.html

    上午翻译纽约时报就中海油收购Unocal626发表的评论,用了整整半天。肚子不太饿,吃了半袋琥珀核桃。把昨晚熬的绿豆粥拿出来准备化冻之后就着咸鸭蛋喝一碗作为午饭。可是到了一点半,粥还没有化开,我就饿了,于是煮了一包泡面。

    一心以为连续的翻译之后可以睡一个没有罪恶感的午觉,把奥尼尔的剧本和一摞新京报放在枕边作为睡前浏览物,可是阅读本身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闲暇顺畅,翻来翻去只把三天的文娱版翻完。电话响了,是相宜从香港回来。她问我领证了没有,我说昨天领的。“嗯?你这个家伙,我就感觉到昨天会发生什么事,看来我的预感还是很准的。我本来还想提醒你……”

     

    她说她想提醒我再考虑考虑,我现在的状态应该再调整下。

    那么我以后慢慢调整还来得及吗?

     

    手头的一本《奥尼尔剧本选》像是盗版,目录栏的字号和字间距看着不对头,给人粗略的感觉。而且居然没有著名的《榕树下》。我刚看完一篇《啊,旷野》,1900年代美国普通人的家庭生活。我据此喜欢奥尼尔,他对于生活的种种细节相当敏锐,在幽默的叙述中不乏触及生活冷酷残忍一面,但又让批评、鞭挞和嘲讽在善意和温情的调子里进行。呵呵,独特的奥尼尔被我总结成了美国的契诃夫。平庸者最鲜明的发现也往往落入俗套。

     

    我昨天中午1145从鹿港出发,坐951到清华园去跟麦兜会合。到城府路东口的时候,麦兜发消息说他已经到五道口了。当951开到五道口的时候,我从车窗外晃动着的等车人里发现了打着领带的麦兜,我向他招招手,他没看到,但他稍后还是从上下车的人之间的缝隙里看到了我,旋即笑咪咪。我们一起坐了一站地,到清华园下车。小李先已经靠着自行车在南门等了。他提前到院里给我们开好介绍信借来户口卡。他又像动画片里的坏蛋一样调皮地嘿嘿地坏笑:“就要走进围城了。”

     

    我和麦兜告别了坏蛋李先接着在清华园站等731,坐到双安,按照印象中的位置寻找“海淀社区服务中心”。不成想它从双安旁边搬到了双安对面,我们在北京37度的太阳下走了30分钟才找到新的地点。偏偏我的伞伞骨折了一根,还另有若干根伞骨和伞面分家。那伞撑起来分外滑稽和落魄,像是一件怎么也抖不平的布,但是不撑能被烤晕。麦兜脑门上留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头发好像被水洗了一样。领带早就揪下来被我塞在手里。作为一个坏蛋的我在旁边不停地嘟嘟喃喃抱怨。麦兜竖起一根手指头说:“今天你就是装也得装出笑脸。”我佯装生气甩掉他牵着我的胳膊,他又一把把我薅过来。

     

    当我们终于找到僻静下马路上的社区服务中心,发现它建的相当腐败。有几个娃娃头的小女孩在冷气开放的大厅里玩,不知道她们是工作人员的子女还是附近社区来游玩的小朋友。嗯,这个红砖楼群里的玻璃房子,不知道它所营造的社区是一种怎样的社区。

     

    登记过程很快。我们排在几对夫妇之后。我发现结婚可以在各个年龄段的男女中间进行。排在我们之前的好像都是中年人。还有一对带着孩子和孩子奶奶一起来登记。他们占用了几位工作人员向他们解释我们的涉外婚姻政策,原来两人在加拿大旅游时在当地登记,现在孩子要上户口了,发现我国不承认当地的婚姻登记。他们想补办一个,可是被民政干部告知,他们的孩子就属于未婚先孕,如果在国内补办结婚手续需要交纳罚款……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从社区中心出来,麦兜火速赶回单位,我则回学校替他还户口卡。

     

    回家之后我接到爸爸的电话,他从妈妈那里知道我们登记的消息好像是知道了一件可值郑重庆贺的大事一样,“祝贺啊,我代表你妈,代表韫韬,祝贺、祝福、祝愿。”我被他说哭了。我听到妈妈在旁边兴奋地说,应该庆贺一下。

     

    于是,我晚上做了炸酱面和绿豆粥,在粥里放进好几勺糖。我告诉麦兜,这顿晚饭是有寓意的。“喔”,麦兜答应着拔拉进几碗面。

     

    分享到:

    评论

  • 呼呼,经常到想入非非之地潜水,今天露头冒了个泡,立刻被发现……
  • 循着找过来了。刚发现是你哈哈,结婚也不说一声。祝福。
  • 谢谢耳聪目明的哼哼
  • 也来个迟到的祝愿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