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天的鼻息

    2006-02-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ecafe-logs/1928933.html

    灰色的、白色的、介于灰色和白色之间的云块在蓝色的、灰色、银色的,介于蓝、灰、银之间的天幕上翻滚,说不上那是明媚还是暧昧。风儿和煦,尽管微微带着些寒意。

    这样的天气,让人的心像一点点饱涨起来的,像撑开的风帆一样,几乎要携起一副皮囊,从打开的窗户飞出去。

    这样的天气总会勾起人一点小小的向往和小小的回忆。去年,前年,20岁的时候,十几岁的时候,你在哪一天最早感受到春天的脚步?那时,你对生活怀着怎样的向往?那时,哪里是你的选方?那时,你的疆域有多大?

    恰好昨天是瓦伦丁节。想和猪牌兔子去五道口看电影。有两个选择,《芳香之旅》和《阿司匹林》,可我对这两部片子能否当得起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很怀疑。所以,干脆不看电影,直接去吃饭吧,或者还可以到校园里散个步。然后坐着晚班城铁回家,车厢穿越北京北部那片开阔地带,有树林、有灯火、建筑和建筑之间有距离……

    先吃饭。川福楼,火锅店。猪牌兔子和麦兜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是夏天,汗珠四溢,大厅里总有二十只冒着铜火锅在“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人们围坐在方桌旁,笑语喧哗。麦兜想要听到猪牌兔子说什么要“啊?”好几声。初次见面,猪牌兔子不停地给麦兜夹菜,这个习惯维持了好久,最后慢慢蜕变成,只要麦兜爱吃的菜,猪牌兔子就很少动筷子……

    像一个小小的轮回,猪牌兔子和麦兜坐在临窗的小方桌旁。一瓶啤酒,几碟小菜,在一个号陈最浪漫的洋夜晚吃出一身最“中国”的烟火气。

    之后,到“万圣”买了一本木心的散文集。尽管之前读过陈丹青等人的推介文章,我不得不说,我不喜欢木心的文风。太纤细、太柔媚。

    从“万圣”到五道口城铁站,一路目睹了瓦伦丁节夜晚的大堵车。水泄不通。在桔色的路灯下,汽车们仿佛在举行一个安静的集会。幸亏有像麦兜和猪牌兔子一样步行的人,由楼房夹出的航道里总还有些从淙淙流动的东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