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题

    2006-05-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ecafe-logs/2448149.html

    疲劳到了极点的一天,想把桌面上新近看过已经没用的文件删掉,发现了点子很早之前发来的purplenight,她做的电台节目,之前很少有悠闲的心情听她的那些歌,听她那些闲散的心情文字。但今天或许恰好做这样的事。

    点子就像我总想回去的校园。她适合永远凝固在一张照片上。白皙的脸庞,乌油油的麻花辫子,在水房里动情地唱歌,或者从5号楼浓密的槐树荫里袅袅地走出来。

    我和猪牌兔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一趟学校,为此我们甚至办了一张教工餐卡,以备我们随时回学校蹭饭。他还曾为买车编造一条理由:以便经常回学校听听讲座。 但其实每次回去体会到的是一种杂陈的心情。当路灯亮起来的时候,一教外头依旧是那些枝椏优美的树,可我,纵令再怎么想,却也回不去了。

    前些天在msn上遇到亨亨。这个幸福的青年教师在和小娘子一起经营着一家昆曲爱好者的网站。我在那个网站上看到了岳美缇、张洵澎、言慧珠等人年轻时候的照片,确是青春逼人。亨亨推荐我听候少奎的几段唱腔,他用“关西大汉弹铁琵琶”和大江东去浪千叠~~~”形容侯的唱腔,可惜对昆曲一窍不懂的我只从中听到了斯文和千回百转。亨亨在写和编若干本书,其中包括候少奎的自传和一本“中国小说新势力北大校园奇谭”,我在又名《小说北大》的那本书的封面上发现了《猫君自白》。我还一眼认出,封面用的那张照片我也见过,那是非典期间,亨亨每天发来的一批照片中的一张。   

    《猫君自白》曾经在我电脑的桌面上躺过很多天。我想不到有一天,我还会再看到它。刹那间,非典来袭的春天又回来了。感谢朋友中有如点子和亨亨一样纯粹的人。他们曾拉我加入他们的阵营,我知道我办不到,就退回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