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的晴朗天气

    2008-09-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ecafe-logs/29684432.html

    昨天去采访王文澜,在他的办公室里见到贺延光。之前知道他们是好朋友,但不知道他们号称中国新闻摄影界的“双子星座”。采访后来变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在电脑上看到很多老照片,双子星座在身后抬杠。

    王文澜的风格一如既往,小处着眼,日常生活里的时代变迁。他一边看片子,一边跟他的哥们叫板:“贺延光从来不拍这些。”贺延光不示弱:“你怎么知道我不拍这些小玩意?”“瞧见没有。贺延光也拍,但他认为这是小玩意”,王文澜笑眯眯的说。

    “我的照片从来没有图片说明。就时间、地点。不像贺延光,拍张照片,再写100字图片说明……”,虽是玩笑,但那份自负我认得。

    期间,我发现贺延光蹲在我们身后,连忙起来让座。“你坐你坐,他这些破东西蹲着看看就行了”

    我这才知道,中老年人抬起杠来,不比半大小子含蓄多少。说可爱也真可爱。

    感冒了一个多星期了,言谈间,王文澜突然把一卷手纸递给我:“醒鼻子吗?”

    昨天是一个绝好的九月天,阳光煦暖,天空透亮,但你得说空气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凉气,让人虽在无可挑剔阳光底下,也能感觉到萧瑟会不可避免而来。季节的更替,通常会让我伤感一小下——初春枝丫光秃秃,河面还结冰的时候,有带着湿气的风吹过来的时候,也一样。

    这样的时候,我加倍想陪在亲人身边。我肯定走不远,但大多数时候,我在以自己足跟为圆心的那个极有限的空间里自得其乐。只恨时间过得太快,要做的许多事情都没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