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生了很多事情,容我记两笔

    2004-08-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ecafe-logs/301582.html

    上次熬夜写稿子应该是在十几天以前了。可是疲劳一直持续到现在。脑子几乎不转,四肢酸痛,眼皮和五内保准是铅中毒了。想洗衣服,但真正是力不从心。

    本周四,和点子在一起。天气预报说有中雨,但我俩还是出了门。在南门碰头儿。我从城铁下来走到离南门路口十几步的时候,看到一个红体恤、黄头发的女孩,我看到她草编的包,认出那就是点子。追了两步,一起去万圣。蜷缩在柔软的猩红的沙发上,天地越来越灰暗,混黄的,街上的人疾走,对面的食肆,红辣子啊、品醇啊,串烧店隔着道旁树、路灯、高架桥的阻碍都可以分辨出来。点子说她的婚姻、我老想帮她捋头发。点子说一个背靠着我们瘫在沙发上的男子在“竖着耳朵”听我们的谈话。可是我觉得,他什么也听不到,我们说的话一出口就滑落在地上了。

    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已经做到谈论自己至少在片断的生活里是无解的难题的时候,让问题“平常如话”。可是话它能承载住什么呢?

    可是另一方面,我依然,觉得很温暖。因为可以坐在屋檐之下看密且重的雨帘之下昏黄的天地,而且叙述和倾听让我觉得回到了4年之前,我是穿着袅袅婷婷的长群、笑吟吟走过的“可爱的石头”,点子白白的脸庞,耳边搭拉下两条乌黑的麻花辫子,在水房里唱千回百转的歌,或者在楼道里与陈榕互称“老公”、“老婆”……

    后来我们在雨里寻访“阿健火锅”。据电子说,阿健一点都没有变,无论是店铺的大小、里头的布置,还是汤的味道。啊,很鲜美很鲜美的鲫鱼汤。炉火把各种小料的香气熏到我们身上。从来没有这么重的“烟火味”过。我听点子讲我们共同的大学生活和同学,sue,andy,小芳……

    往昔生活竟然像谜,藏住了那么多传奇。

    从阿健而清华。西门进,南门出,荷塘、文科楼、主干道、游泳馆、8号楼超市、32#,16#楼的小树林,全都游历一遍。

    周五中午在亨亨家吃饭。

    在楼道里就听到门缝里泄漏出来的钢琴曲。进门之后我发现声源是摆在客厅过道里的电脑。QQ的对话窗口开着。羊羊在请同学下载杀毒软件。

    客厅中间的桌子上,菜已经摆好了。冬瓜排骨汤、酸辣土豆丝、皮蛋、西红柿圆白菜鸡蛋、水里子。为了证明冰镇水里子的好吃,亨亨吟出一句诗来“请原谅我吃了你放在冰箱里的里子”在一个大杯子里是羊羊为我泡好的茶,酸酸的、黄黄的,我不知道是什么茶,只管猛喝。因为很好喝。

    餐桌一边的地上铺着一张席子,收纳CD的夹子、文学专业的书籍摞在上头。据说亨亨有时候会在那儿看书。

    我在地上发现一本画册。翻来看。夫妻俩玩笑说,如果这本书丢了他们就破产了。

    饭大概吃了一个多小时。我老是舀汤,倒不是因为汤格外好喝。而是因为,觉得一种很舒服的氛围,不愿离开。幸福可以那么的简单,美好与繁复无关。

    分享到:

    评论

  • 老大,我哪里有时间啊。一周的时间里早晨六点半起床,晚上十二点之后睡。看东西和打字,两只眼睛的眼皮都肿了。终于结束了。
  • 都没写聚会日记!:(
  • 都没写聚会日记!:(
  • 哈哈,好!


    老佘说他出差,不知这月能不能赶上,让我要不先玩。下下周底才结束,咱们等她几天吧。


  • 哦……100大洋还是有的吧。这两天老坐一号线,老看见人家抱着嘉年华的毛绒玩具在车厢里招摇过市……
  • 不是还要逛嘉年华,每人准备至少100大洋。。。
  • 嗯那,你这实在孩子




    啥时候去逛街吧,惦记着买条连衣裙,一直没碰到好的
  • 李立宇?
  • 小芳、老包她们宿舍的


    好啵
  • 点子是谁,想不起....


    搬家好累,因为环境不如以前,所以身心疲惫,不高兴 :’(


    等我不腰酸腿疼了一起去嘉年华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