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蒲宁对契诃夫的回忆

    2004-09-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ecafe-logs/398064.html

    我与他在莫斯科相识,时间是1895年年底。我记住了他几句很有代表性的话。

    “您写得多吗?”他这么问我。

    我回答说写得不多。

    “别这样”,他用低沉的胸音说。“需要工作……需要一辈子不间断地工作。”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好像无缘无故地补充到:“照我看,写完了一篇短篇小说之后,应该把它的开头和结尾删掉。在着两个地方,我们这些小说作者最容易弄虚作假……要简洁,尽可能地写得简洁。”

     

    他是怎么思考死亡的?

    他多次热烈地说,永生,死亡之后的任何形式的生命,完全是胡说:

    “这是迷信。而任何迷信都是可怕的。应该大胆地、清醒的思考。我们要好好讨论这个问题。我要像二乘二等于四那样想您证明,永生是胡说。”

    但后来他又好几次坚定地说了相反的意见:

    “我们不会毫无痕迹地消失地。在死去之后,我们还会生存。永生——这是事实。您等等,我会向您证明这一点地……”

    任何诚实而又美好的东西大概都像契诃夫一样的敏感而富于各种微妙的层次。比如爱情

     

     

    分享到:

    评论

  • 不是啊。双鱼哦,1月29号生人
  • 在开头和结尾小说作者最容易弄虚作假——一点没错,真理!:D

    契诃夫很温柔的样子……啥星座,是天秤吗 - -a



  • 契诃夫对托尔斯泰的评价:“事实是托尔斯泰已经离开了我,在我心中不在占有什么位置了。他在离开我心灵的时候说:‘我给你留下了一座空房子’。现在,再没有任何人占据我的心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