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秉烛夜游

    2007-01-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ecafe-logs/4308702.html

    晚上在小区里散步。小区现在渐成规模,三期已经封顶,轮船、桅杆模样的楼顶被灯光照得像是大海里的不夜航船。以前,这航船顶在我们一期的楼顶上,现在移到了二期,不日将移到三期顶上。这地方原是一片杨树林,现在,只有楼中间的空档里留了十几棵让人遥想当年的野趣,不过被钢筋水泥圈着,不成气候,歪歪扭扭。

    三期基本还是个工地,但是土地已经平整,道路出具轮廓。我在工地上走,觉得脚下的土地格外平展,硬硬的,有金属的品格,不是泥土被夯实之后的那种弹性。老公说,那是因为地下全被掏空了,建成了两层的车库。

    空气里弥漫着木头燃烧的清香。顺着火光走过去,是两个在夜间看场的老民工,一个来自江苏扬州,一个来自陕西西安。他们指指东墙:夜里有人从墙那边的社区小公园翻墙而过,来偷东西。于是在夜里看堆就成为他们的职责。在空地上坐一晚上。我看他们彼此也没什么言语,手伸在火旁,眼睛看着跳起来的一明一灭的火星。

    平整的工地上,偶尔散落着碎木头和一半埋在地里的铁丝。我在月光下看见一只躺在碎砖头里的光盘,一个女明星桔色的剪影依稀可见。把它放进碟仓,能否放出一段盗版的故事,或者一首盗卖的歌?

    等到今年5月,脚下的一切都会被人造的土丘和土丘上的假山、草皮所掩埋。当野猪们住进被科勒、史密斯、科宝-博洛尼等诸如此类的东西装备起来的新居,他们一定不会闻到民工们在原来是粗糙的毛坯水泥i盒子、现在是他们崭新锃亮的浴室的地方留下的尿骚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