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林兆华《樱桃园》的评价

    2004-10-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irecafe-logs/435422.html

    在笔者看来,林兆华新版《樱桃园》是有些很美的东西的:底光打亮树干,人攀在枝上的场景是美丽的;安尼亚与大学生跑向河边的逆光剪影是美丽的;舞会场面的眩晕效果是美丽的;其实,空旷的舞台与荒芜质感的音乐尤其漂亮……然而,美丽是瞬间的、支离破碎的,有些东西破坏了这些原本美丽的画面——当人出现的时候。

      从演出现场看,肢体尝试与声场效果的追求各自为政,后者多些。肢体的运用为什么浅尝辄止我们不得而知,音响剧场的想法还是基本贯穿了下来。有那么一刻,笔者甚至怀疑导演是根据嗓音挑选演员的。然而,《樱桃园》的演员不是活动的音箱。因为他们总有遮掩不住的自我。当舞台上出现第一个跑动的群戏场面,当女孩子们第一次发出声音“夫人回来了”的时候,演员便暴露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是些有思想、有情绪、会紧张、会走神的活人,于是也便是不符合要求的了,美丽的场面也由此破开——

      很多时候,我们十分无奈:戏剧是群体的艺术,导演艺术与表演探索尤其相伴相随:无论导演想法多么高妙,演员毕竟是终极的载体、是实施者、是出口,即使没有“戏”,即使仅作符号,呈现也依赖着他们的自信、他们的状态。

      与导演要求相抵触,这一版《樱桃园》的表演还是太“物质”了,物质而不充盈,于是显得寒酸。而后,在这个强调精神、强调状态的版本中,寒酸的物质化表演如此的不合时宜。

      大导给了演员们一个空舞台,那些树不过是些装饰点缀。然而笔者看到,多数时间,演员们围绕在装饰品周围不敢远离;当一个柜子、几个枕头出现的时候,可以看到每一个演员的强烈愿望:他们想凑过去,离那些“道具”再近一些;他们掰弄着树杈,摩挲着偶尔升起来的柜子,依据表演习惯做着琐碎的小动作……这些,都透露出他们的慌张,不知所措地寻求虚妄支点的慌张。

      在笔者看来,这些都是传统戏剧表演教育培养出来的陋习。即便没有经过戏剧教育,终日耳濡目染的也是这些迂腐陈旧虚伪的学院化院团式表演模式,不知不觉便以之为是、以此为美。其实,演员去寻找支点,是因为他们的游离,因为精力无法集中:“道具”是用来掩饰虚弱的。(从这个角度讲,瓦丽雅的扮演者的沉稳如此难能可贵,至少在无戏可演的段落她敢于站立在舞台上一动不动,如此简单,却也是真的优于周遭了。)

      回想《故事新编》《理查三世》《赵氏孤儿》,笔者可以约略体会林兆华理想中的新式表演是怎样的:是打消掉这一切陋习的表演,一种干净的、真正的表演。在学程进行了两个月后,陋习被放大出来,被公诸于世。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去观察去发现:这有多么难看!想想《安魂曲》的老太太是怎样在空旷无依的舞台中央病病歪歪的;旧时的戏曲名角是怎样在舞台上收放自如的:那才是演员!她们不觉孤独,因为舞台与之一体。

      《樱桃园》终于登台的此刻,这个以表演训练为中心的学员班,或许是在表演方面妥协了,也或许眼前的呈现已然是剥除掉太多“脏东西”后的成果。但是,这些也都无关紧要了:因为现实如此丑陋,因为目标如此美丽。所以学员班还要继续,探索还要继续,至少我们知道新事物的诞生不是一朝一夕。那么,接下来的关键问题是:学员班的每一个人都明确目标吗?
    在笔者看来,林兆华新版《樱桃园》是有些很美的东西的:底光打亮树干,人攀在枝上的场景是美丽的;安尼亚与大学生跑向河边的逆光剪影是美丽的;舞会场面的眩晕效果是美丽的;其实,空旷的舞台与荒芜质感的音乐尤其漂亮……然而,美丽是瞬间的、支离破碎的,有些东西破坏了这些原本美丽的画面——当人出现的时候。

      从演出现场看,肢体尝试与声场效果的追求各自为政,后者多些。肢体的运用为什么浅尝辄止我们不得而知,音响剧场的想法还是基本贯穿了下来。有那么一刻,笔者甚至怀疑导演是根据嗓音挑选演员的。然而,《樱桃园》的演员不是活动的音箱。因为他们总有遮掩不住的自我。当舞台上出现第一个跑动的群戏场面,当女孩子们第一次发出声音“夫人回来了”的时候,演员便暴露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是些有思想、有情绪、会紧张、会走神的活人,于是也便是不符合要求的了,美丽的场面也由此破开——

      很多时候,我们十分无奈:戏剧是群体的艺术,导演艺术与表演探索尤其相伴相随:无论导演想法多么高妙,演员毕竟是终极的载体、是实施者、是出口,即使没有“戏”,即使仅作符号,呈现也依赖着他们的自信、他们的状态。

      与导演要求相抵触,这一版《樱桃园》的表演还是太“物质”了,物质而不充盈,于是显得寒酸。而后,在这个强调精神、强调状态的版本中,寒酸的物质化表演如此的不合时宜。

      大导给了演员们一个空舞台,那些树不过是些装饰点缀。然而笔者看到,多数时间,演员们围绕在装饰品周围不敢远离;当一个柜子、几个枕头出现的时候,可以看到每一个演员的强烈愿望:他们想凑过去,离那些“道具”再近一些;他们掰弄着树杈,摩挲着偶尔升起来的柜子,依据表演习惯做着琐碎的小动作……这些,都透露出他们的慌张,不知所措地寻求虚妄支点的慌张。

      在笔者看来,这些都是传统戏剧表演教育培养出来的陋习。即便没有经过戏剧教育,终日耳濡目染的也是这些迂腐陈旧虚伪的学院化院团式表演模式,不知不觉便以之为是、以此为美。其实,演员去寻找支点,是因为他们的游离,因为精力无法集中:“道具”是用来掩饰虚弱的。(从这个角度讲,瓦丽雅的扮演者的沉稳如此难能可贵,至少在无戏可演的段落她敢于站立在舞台上一动不动,如此简单,却也是真的优于周遭了。)

      回想《故事新编》《理查三世》《赵氏孤儿》,笔者可以约略体会林兆华理想中的新式表演是怎样的:是打消掉这一切陋习的表演,一种干净的、真正的表演。在学程进行了两个月后,陋习被放大出来,被公诸于世。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去观察去发现:这有多么难看!想想《安魂曲》的老太太是怎样在空旷无依的舞台中央病病歪歪的;旧时的戏曲名角是怎样在舞台上收放自如的:那才是演员!她们不觉孤独,因为舞台与之一体。

      《樱桃园》终于登台的此刻,这个以表演训练为中心的学员班,或许是在表演方面妥协了,也或许眼前的呈现已然是剥除掉太多“脏东西”后的成果。但是,这些也都无关紧要了:因为现实如此丑陋,因为目标如此美丽。所以学员班还要继续,探索还要继续,至少我们知道新事物的诞生不是一朝一夕。那么,接下来的关键问题是:学员班的每一个人都明确目标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